当前位置: 主页 > H悦生活 >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 >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浏览量:984
点赞:596
时间:2020-06-23

安东尼.高第创造了现代最奇特、最离经叛道的建筑遗产。在一八七八年他的毕业典礼上,巴塞隆纳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大喊:「各位,今天在我们眼前的不是个天才,就是个疯子!」 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莫莉.克莱普尔(Mollie Claypool)

译|李之年

  一九二六年六月七日一开始跟高第平常的日子没两样。在工地忙了一整天后,他出发前往哥德区的圣费利佩内利教堂做晚祷及告解。学生时代他都在那区度过,路程要半小时。据旁观者的说法,高第被三十号电车撞倒在加泰隆尼亚议会街(Carrer de les Corts Catalanes)路缘,倒下时撞上路灯。电车司机却称高第过街时没在看路。

  见高第没回圣家堂,教堂牧师吉尔.帕雷斯(Gil Parés)和高第的助理便开始沿他平常走的路线找人,却只发现有个「口袋里放了本福音书,内衣用安全别针别起的」不知名男子被送到圣塔克鲁兹医院。医院员工坚称这位知名建筑师不在院内,但帕雷斯执意大喊:「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」结果高第是以「安东尼.宋蒂」 之名入院。

  高第苟延残存了三天,呈半昏迷状态,模样看似「安详」,但「痛苦万分」。他偶尔会喃喃「耶稣,我的天啊」。走廊上一群朋友、助理、前赞助人、政客大排长龙,等着探病,向他致意。他终于在六月十日下午嚥下最后一口气。他朋友罗伦齐.马塔马拉的儿子裘安还替他做了一张铜製死亡面具。

  后来人们说,高第的死与他清苦的生活脱不了关係。他邋遢的外表想必导致他延误就医、接受治疗:无论是在场目睹意外发生的人,还是出手帮他的人,没有一个认得出他就是那个名闻遐迩的建筑师。好心人招了好几台计程车,但司机以为他是身无分文的流浪汉,拒载他去医院。事后这些吝于助人的司机还被市长罚钱。

  相较之下,高第的葬礼则相当「隆重」,大街上数千名哀悼者从医院排到圣家堂,他被安葬在那里的地下室。几乎每个专业机构、赞助人或高第曾共事过的伙伴都派人参加出殡。讣文略过他饱受争议的固执不提,称他是天才和圣人,他全心信奉天主,灵性深根,也因此造就了圣家堂,圣殿虽仍未完工,却已高耸于巴塞隆纳天际。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  化为乌有

  高第过世时,圣家堂只有诞生立面的圣巴拿巴塔完工。在他死后,工程进度大幅延宕──不过倒未曾完全停工。没了这个发号施令的老头从募款到设计全面监督,工程顿失动力。不过他的工作室倒是完好无损。数十年来,这里不只成了存放工程心血的宝库,奎尔公园的房子关闭后,也成了他放置毕生心血的档案室。据赛萨.马丁奈尔说,高第到死之前设计或建造了逾六十栋建筑,巴塞隆纳有不少,但西班牙、法国各地也有,甚至连美洲都可见。

  圣家堂屹立了十年,直到西班牙爆发内战,战火波及全国各地,无一处倖免。圣家堂在一九三六年战争爆发时,便遭到攻击,暴徒进军地下室,摧毁高第的工作室。他的研究手稿、草图、素描全数烧毁。为数众多、耗心血製成的石膏模型碎成数百片。在悲惨的一週侥倖逃过一劫的好运不再降临。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  我的委託人不急

  即使是内战也终止不了高第的天大工程, 圣家堂在一九三八年复工时,战争尚未结束,加泰隆尼亚也尚未正式被纳入将军弗朗西斯柯.佛朗哥将军的专制政权。高第心目中的圣家堂是出于信仰与爱所打造的,就像理想化的中世纪宏伟大教堂建盖过程。工程持续集众人之力进行着,证明了这一点。战时建物受损,修复工程刻不容缓,尤其是地下室,于是高第晚年密切合作的伙伴法兰契斯科.宝拉.奎塔纳.维达(Francesc de Paula Quintana i Vidal) 自告奋勇揽下。重要的是──趁和高第共事的人仍记忆犹新时──他把重心先放在修复高第製作的模型上,有时甚至还重新製造。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  由伙伴或好友接手高第的工作的传统,在相关人士仍在世时,持续了四十年。高第对圣家堂的远景持续带领众人赶工。无法靠他合作伙伴的记忆指点时,便参考工作室的照片或可一窥大师其他构想的纪录证据,来细绘设计图。为了不负高第的精神,资金短缺时(战后数十年间常如此),教堂组织会发起募款活动。一九六一年,一间博物馆在(缓缓成形的)受难立面地下室开幕,好带来更多收益。

  一九五○年代初,诞生立面的楼梯总算完工,一九七六年受难立面的巨塔也大功告成,与对面诞生立面的塔楼有如一个样。工程虽牛步,但稳扎稳打,就像高第老爱挂在嘴边的话:「我的委託人不急。」

  

  逐渐成形

  一九七九年,一名就读剑桥大学的纽西兰年轻建筑师马克.布利(Mark Burry)写毕业论文搜集资料时「发现了」高第。自那时起,他便一直致力于推广圣家堂,不只要加泰隆尼亚注目,更要让全世界注意到它的存在。在他的推动下,这座圣殿的建造工程亦成效斐然。这番努力长达将近四十年。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  一九九○年,布利以建筑师及学术顾问的身分,在工地与现已第五代的圣家堂建筑师并肩合作。他开始摸索利用快速发展的电脑技术建造建筑模型。此进展使得以「高第的精神」规划、执行教堂其余部分的设计简单了许多。他们利用数位工具,并参考高第以前的合作者留下的笔记和照片,来研究教堂已盖好的部分。有个天大的发现,是高第构思圣家堂时,全以直纹曲面为根基。了解这点,这些建筑师也就明白了高第做的几何决定,也想通了其余结构他将会如何设计。

  到了二○○○年,中殿、翼部以及荣耀立面陆续动工。二○一○年,教宗正式启用圣家堂。高第起头一百三十多年后,如今这个大工程终于进入了最后的阶段。游客已可欣赏怎样的鬼斧神工,能让连续的结构及複杂的几何化为光线、动态、纯粹。圣家堂预计在二○二六年、高第百年冥诞时完工。

可是他就在这里,你们却没注意到!《This is高第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This is高第》 This is Gaudí

作者:莫莉.克莱普尔(Mollie Claypool)

绘者:克莉丝汀娜.克里斯托弗洛(Christina Christoforou)

出版:天培

[TAAZE] [博客来]

上一篇: 下一篇: